行业动态|NEWS
欧俄天然气依赖症一时难解

     

 乌克兰东部分离活动愈演愈烈的同时,俄欧美乌四方正在围绕天然气问题进行新一轮的角逐。俄罗斯利用输欧天然气作为战略平衡、进而钳制乌克兰及欧盟的局面,是欧美尚未决心对俄进行大规模经济制裁的根本原因。

  欧美正着手从乌克兰和欧盟两个交织的层面来解决难题。乌克兰有约2/3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;欧盟对俄的依赖程度是约1/3,其中40%的供气途经乌克兰。

  近日,欧盟委员会负责能源事务的委员奥廷加(Guenther Oettinger)在斯洛伐克与乌克兰能源部部长普罗登(Prodan)进行三方会谈,讨论斯洛伐克向乌克兰的供气协议。

  去年,欧盟一直在努力促成斯洛伐克与乌克兰当局达成天然气协议。但前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任时,乌国有天然气运输商Ukrtransgas未能与斯洛伐克公司Eustream达成协议。

  这是欧盟试图解决乌克兰对俄能源依赖的又一步。4月中旬的欧盟外长会结束后,德国已经完成了向乌克兰供气第一单。德国莱茵集团(RWE)日前开始向乌克兰提供天然气。

 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说,德国向乌克兰供气难以解决根本问题。

  韩晓平说,2013年欧洲经历了一场暖冬,欧洲国家可能保有一些天然气库存剩余,这才致使德国有多余的天然气出口给乌克兰。而德国本身有约40%的天然气需要俄罗斯输送。

  目前欧盟向乌输气尚有两大障碍,一是线路问题,波兰、匈牙利、罗马尼亚、斯洛伐克均有实现反向输送的线路,但需要在不违反与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合约的条件下进行;二是不可持续,欧洲一些国家对俄天然气的依赖比乌更大。

  而俄罗斯并未到会参加斯洛伐克的三方天然气会谈,改为与欧盟进行双边谈判。俄能源部部长诺瓦克(Alexander Novak)已经邀请欧盟能源委员奥廷根于近日前往莫斯科会面。

  欧盟此时担心俄罗斯会切断输欧天然气的供应。英国近日表示,俄罗斯正利用其能源大国的地位来要挟其他国家。英国希望近期在罗马召开的七国集团(G7)能源部长会议能够想出办法降低对俄天然气的依赖。

  波兰总理图斯克则撰文表态称,欧盟应该像60年前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那样,来建立能源联盟解决问题,“无论乌克兰局势如何发展,有一个教训很清楚,即过度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令欧盟处于弱势”。

  德国要求摆脱俄能源控制的舆论支持率也颇高,俄罗斯天然气公司(Gazprom)占据德国25%能源市场份额。

  而欧盟能源委员奥廷根则表示不赞成这种看法,认为“俄罗斯合作伙伴”并没有拒绝向欧盟输气。但他要求欧盟国家借此机会制定长远能源战略,其意义在于发展其他能源渠道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即便在输欧天然气问题上占有主动,俄罗斯也在开始发展其他能源出口渠道,为长远做打算。

  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阿列克谢·米勒与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(OMV)代表日前讨论了绕过乌克兰对欧洲消费者扩大供应天然气的可能性。其中,双方讨论了增加“北溪”和OPAL两条输气管道负荷的问题。OPAL输气管道经过德国,将“北溪”与中欧和西欧输气网络连接起来。

  路透社援引米勒的话称,“现有地缘政治形势表明了俄罗斯对欧供气替代路线的重要性”。

  同时,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临近,中俄双方对完成天然气谈判的愿望也越来越大。中国巨大的能源需求也将为俄天然气出口找到买家。